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ss J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日志

 
 

2017年04月16日  

2017-04-16 22:3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朗读者》每期都会看,每一期都会跟随这些朗读者经历不一样的感动,每一篇名家名作,覆叠上每一位朗读者的不同经历,给观众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最新一期以“勇气”为主题的《朗读者》中,江一燕朗读起陈忠实的《晶莹的泪珠》,她回忆起了自己儿时的老师和一群大山里的学生们。其实,江一燕被人们熟知的是她的演员身份,而很多人不知道,她坚持做了十年的支教老师。她说,小时候是个孤独的孩子,“曾经遇到过一个很好的老师,那时并不知道那段时光会带给我什么样的结果,也是长大后才明白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其实是很深入在心底里面,就像一粒种子一样”。我瞬间感觉自己职业之伟大。
       江一燕想将陈忠实的这篇《晶莹的泪珠》献给自己曾经的老师章燕,她在江一燕走过的道路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她说“章燕老师教会了我坚持,让我有勇气登台跳舞”“小时候的我是孤独的,但是老师一直陪伴着我,她让我变得更开朗”。可惜的是,在江一燕初中的时候,章燕老师因白血病离世,而江一燕一直追寻着老师未完成的梦想,一路努力考上了北京舞蹈学院,有了今天的成就。
  2006年,因为拍一部文艺片,江一燕来到广西贫困山区接触到一群孩子,“他们就像石头缝里的小草一样,一出生就要自己学会努力地去寻找阳光,而不是别人给予他”。之后,江一燕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山区的孩子身上,“我觉得大山里的孤儿心里面真的很自卑、很伤感。我作为一个陌生人进入到山区,也可以让他们觉得不是孤独的,我希望能够给他们很细小的一种信念,是一颗我曾经心里也有过的小种子,因为我知道那种爱,那种温暖,它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我也想将这种温暖,这种力量种在我的孩子们的心中,找时间我会把这篇《晶莹的泪珠》读给学生们听。也许作者的经历离孩子们现在衣食无忧的生活有些遥远,但我相信感动会是一样的。
 附:
                                                                《晶莹的泪珠》   陈忠实  

     我手里捏着一张休学申请书朝教务处走着。  
      我敲响了教务处的门板。获准以后便推开了门,一位年轻的女先生正伏在米黄色的办公桌上,手里捉着长杆蘸水笔在一厚本表册上填写着什么,并不抬头。我知道开学报名时教务处最忙。走到她的办公桌前我鞠了一躬:“老师,给我开一张休学证书。”  
    她抬起头来,诧异地瞅了我一眼,拎起我的申请书来看着,长杆蘸水笔还夹在指缝之间。她很快看完了,又专注地把目光留滞在纸页下端班主任签写的一行意见和校长更为简洁的意见上面,似乎看去比我大半页的申请书还要费时更多。她终于抬起头来问:  
    “就是你写的这些理由吗?”  
    “就是的。”  
    “不休学不行吗?”  
    “不行。”  
    “亲戚全都帮不上忙吗?”  
    “亲戚……也都穷。”  
    “可是……你休学一年,家里的经济状况也不见得能改变,一年后你怎么能保证复学呢?”  于是我就信心十足地告诉她我父亲的精确安排计划:待到明年我哥哥初中毕业,父亲谋划着让他投考师范学校,师范生的学杂费和伙食费全由国家供给,据说还发三块钱零花钱。那时候我就可以复学接着念初中了。我拿父亲的话给她解释,企图消除她对我能否复学的疑虑:  
    “我伯伯说来,他只能供得住一个中学生;俺兄弟俩同时念中学,他供不住。”  
      她现在双手扶在桌沿上低垂着眼,久久不说一句话。  
    她轻轻舒了一口气,拉开抽屉取出一本公文本在桌子上翻开,从笔筒里抽出那枝木杆蘸水笔,在墨水瓶里蘸上墨水后又停下手,问:“你家里就再想不下办法了?”我看着那双滋浮着忧郁气色的眼睛,忽然联想到姐姐的眼神。这种眼神足以使任何被痛苦折磨着的心平静下来,足以使任何被痛苦折磨得心力憔悴的灵魂得到抚慰,足以使人沉静地忍受痛苦和劫难而不至于沉沦。我便说:“老师,没关系。休学一年没啥关系,我年龄小。”她说:“白白耽搁一年多可惜!”随之又换了一种口吻说,“我知道你的名字也认得你。每个班前三名的学生我都认识。”我的心情突然灰暗起来而没有再开口。  
    她终于落笔填写了公文函,取出公章在下方盖了,她做完这一切才重新拿起休学证书交给我说:“装好。明年复学时拿着来找我。” “明年这阵儿你一定要来复学。”  
    我向她深深地鞠了躬就走出门去。我听到背后咣当一声闭门的声音,同时也听到一声“等等”。她拢了拢齐肩的整齐的头发朝我走来,和我并排在廊檐下的台阶上走着,两只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走过一个又一个窗户,走过一个又一个教室的前门和后门,校园里和教室里出出进进着男女同学,有的忙着去注册去交费,有的已经抱着一摞摞新课本新作业本走进教室,还有从校门口刚刚进来的背着被卷馍袋的迟来者。我忽然心情很不好受,在争取得到了休学证后心劲松了吧?我很不愿意看见同班同学的熟悉的脸孔,便低了头匆匆走起来,凭感觉可以知道她也加快了脚步,几乎和我同时走出学校大门。  
     学校门口又涌来一拨偏远地区的学生,熟悉的同学便连连问我:“你来得早!报过名了吧?”我含糊地笑笑就走过去了,想尽快远离正在迎接新学期的洋溢着欢跃气浪的学校大门。她又喊了一声“等等”。我停住脚步。她走过来拍了拍我的书包:“甭把休学证弄丢了。”我点点头。她这时才有一句安慰我的话:“我同意你的打算,休学一年不要紧,你年龄小。”  
    我抬头看她,猛然看见那双眼睫毛很长的眼眶里溢出泪水来,泪珠在眼里打着旋儿,晶莹透亮。我瞬即垂下头避开目光。要是再在她的眼睛里多驻留一秒,我肯定就会嚎啕大哭。我低着头咬着嘴唇,脚下盲目地拨弄着一颗碎瓦片来抑制情绪,感觉到有一股热辣辣的酸流从鼻腔倒灌进喉咙里去。我终于扬起头鼓起劲儿说:“老师,我走咧……”  
    她的手轻轻搭上我的肩头:“记住,明年的今天来报到复学。”  
    我看见两滴晶莹的泪珠从眼睫毛上滑落下来,掉在脸鼻之间的谷地上,缓缓流过一段就在鼻翼两边挂住。我再一次虔诚地深深鞠躬,然后就转过身走掉了。  
      我今天终于把几近四十年前的这一段经历写出来的时候,对自己算是一种虔诚祈祷,当各种欲望膨胀成一股强大的浊流冲击所有大门窗户和每一个心扉的当今,我便企望自己如女老师那种泪珠的泪泉不致堵塞更不敢枯竭,那是滋养生命灵魂的泉源,也是滋润民族精神的泉源哦……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